北京天津河北山西辽宁吉林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

金融纪录片《华尔街》导演聊拍摄幕后故事
2016-11-08 15:02:24   来源:腾讯财经   评论:0 点击:

大型纪录片《华尔街》导演做客腾讯财经腾讯财经讯 央视大型纪录片《华尔街》近期在央视财经频道开播,9月27日下午节目导演赵良、周叶、申岩做客腾讯财经频道与网友聊节目幕后故事。39& 39;57& 39;& 39;视频:大

 

大型纪录片《华尔街》

 

大型纪录片《华尔街》导演做客腾讯财经

腾讯财经讯 央视大型纪录片《华尔街》近期在央视财经频道开播,9月27日下午节目导演赵良、周叶、申岩做客腾讯财经频道与网友聊节目幕后故事。

 

视频:大型纪录片《华尔街》导演组做客腾讯财经39'57''视频:大型纪录片《华尔街》导演组做客腾讯财经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腾讯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财经会客厅,我是主持人轶婷,大型纪录片《华尔街》近期正在央视财经频道热播,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请来了节目的三位导演,我先来介绍一下三位嘉宾,这位是赵良导演。

赵良:大家好!

主持人:这位是周叶导演。

周叶:大家好!

主持人:这位是申岩导演。

申岩:大家好!

主持人:《华尔街》这部片子播出之后,在社会上以及网络上都起到了很大的,我想先问一下三位导演,你们对现在的情况满意吗?

赵良:其实作为一个纪录片的导演永远对他的作品不是特别的满意,他总有留有遗憾。作为金融的影片我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

周叶:对于我来说,可能我强调两个字就是信心,不管怎么样,我对我们的片子是有信心的。我非常希望大家可以多提一些宝贵意见,这样让我们以后可以进行一些改进。

申岩:我的确对我们《华尔街》这个片子非常有信心,至少在这个片子里充分表达了我们做这个片子的诚意,我相信这个片子一定会得到大家的关注,希望大家支持我。

主持人:我们这部片子最初想表达的目的是什么?现在这个目的达到了吗?

赵良:我们总导演在08年年底的时候让我们拍这个片子的时候跟我们有一些交流,他把拍片子的一些目的,听说要介绍资本市场如何介绍清楚,他也有一些想法。把这样的想法都拍到片子里去。

主持人:赵导曾经是Discovery的导演,您从拍Discovery到拍金融的大型纪录片,是不是有很大的跨度?

赵良:因为我们做导演拍纪录片的人要和好多的领域进行联系,我们不会只对这个领域熟悉,对其他的领域不熟悉,我对好多领域都是不熟悉,但是我们还是要去做。因为我们需要靠我们的一些影像的东西进行表达。最早的时候,我们的总导演当时他跟我谈的时候,我就发现他有一个非常成熟的想法,对我来说,我认为这个片子对我挺感兴趣的,我有的时候还跟朋友说,人的身上必须出门的时候要带三样东西,一样就是你家里的钥匙,再就是手机,还有就是钱包。家里的钥匙,它其实在控制着你和家庭的一种情感,手机是你和外界的一种交流。我们拍纪录片的人,很多的情况下拍这两个方面的多一些。其实你和外界交流最多的就是你的钱包,因为前两样都是你和一些熟知的人进行交往,只有这个你可能买瓶矿泉水或者是买包烟都需要进行交往。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大到一个国家,一个企业都有它的钱包。这个片子就是在拍我周围有非常多的钱包,他们如何从这个钱倒到这个钱包里去做这么一个片子,我觉得很有意思。

还有一点,我认为这是一个挑战,因为金融的题材显然是大家想到了之后,钱的流动是看不见的。如何把这些看不到的流动的这些资金我们把它形象的表现出来,让大家感到好看,这对导演本身就是挑战。所以我也喜欢去接受这样的挑战。

主持人:对于您来说呢?周导,您本身是一位女性,您参与拍这样的一部大型纪录片,您是不是会觉得对您也是一个挑战。

 

金融纪录片《华尔街》导演聊拍摄幕后故事

 

大型纪录片《华尔街》导演周叶

周叶:首先我可能想纠正一下对于女性的看法,实际上我这次在美国拍摄的过程当中,我拍摄了非常多的女性,无论是她们是在《华尔街》中,还是深入美国的财经市场的这些女性,其实我发现可能中国人就会觉得好像女性介入这样的财经领域不是那么常规的一个事情,但实际上我认为经济金融是超越性别的。对于我来说,当然是有非常大的挑战,一个是年龄上的挑战。因为我是学新闻的,如果很坦诚的说,我并不是专门学经济和金融的。在这方面是有挑战。同时,我觉得我们这个片子并不是个人作品,它是一个团队凝聚力非常非常多的专业人士和非常非常多的专家,我认为这是一个大家共同努力的产物。

实际上在我背后,我认为有一个非常大的团队在支撑着我,所以无论怎样的挑战,我认为都不算什么了。

主持人:所以说您为了这部片子付出了两年的时间和精力。

周叶:我们都是这样。

主持人:您最大的感慨是什么?

周叶:我觉得最大的感慨还是这两天播出的时候才有这种非常大的感慨,因为实际上作为一个导演来说,他在前期无论多么辛苦拍摄或者是做后期,他没有看到别人的反馈,他没有看到陌生人或者是不认识人这种观众的反馈。这两天真正这个片子播出的时候,当我们看到有人们开始为他争论或者是有争议或者是有不同的观点在为这个片子交锋的时候。我认为在这一点上其实这个片子是非常成功的。因为它并不是像一个石头扔到海里从此就沉到海底没有任何反应,而是激起了很多涟漪,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大的价值。

主持人:在你看到的这些争论里面最引起你注目或者是最让你关注的是哪一些?

周叶: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我可能第一次意识到中国的观众原来对金融,对经济有这么强烈的求知的欲望。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原来没有想过的,我想也许过去的时候,觉得可能老百姓不会那么关注金融的东西,可能顶多是关心关心市场或者是房价,或者是这些跟大众更相关的一些题材,而不会去关注华尔街这样的。

实际上这两天我们在博客上包括网络上看到的一些观众的观点发现,他们其实对金融这方面真的是有非常强烈的求知的欲望,我觉得这个让我挺感动的。
 

金融纪录片《华尔街》导演聊拍摄幕后故事


大型纪录片《华尔街》导演申岩
主持人:那申导,您觉得有挑战了吗?刚才这两位导演都说到有挑战。
申岩:其实挑战在我们这个剧组里无处不在,因为我们每个人,其实包括我也在内,我们大家都不是金融专业有这样的专业履历,但是我们有一个优点,这是我可以非常自豪的想大家承认我们的优点,我们一定是一个学习型的团队。可能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每天会有很多快递送到我们剧组,各种金融类的书籍,各种金融类的纪录片和参考资料会很多。每天我们前台的行政人员会签各种各样的快递签到手软,这些是我们剧组发自内心的想要完成这个命题的举动。像周叶导演也说到了,我们有很多专家在他们很专业的领域里,甚至在业界很专业的领域支撑着我们,但是我们也要弄懂他支撑我们的究竟是什么。我们要把他们很深邃的思想通过我们的手,通过我们的思考来表达出来。这样就要求我们不断的学习,而我们这个团队恰巧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学习型的团队。
从导演,每一个分级的导演,甚至包括我们现在的助理,我们的助理是有这种专业履历的,他们虽然说是从大学毕业了,但是的确会面对很多要放到眼前的这种实践操作类型的理论知识是他们也没有遇到过的,他们也在跟我们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进步,我们的团队是学习型的团队,是进步的团队,所以我们觉得压力无处不在,但是我们一定会解决它。像刚才周叶导演说,我们播出之后的确会面对很多反馈,包括大家说我们很好,包括大家说这个是不是中国现在应该面对的话题呢?很多这样的问题,但是我们从剧组的角度看到,我们的目标基本上达到了。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希望在中国这个经济转型期,在金融领域需要有一些声音的时候,我们做到了为中国经济做一滴水的作用,我们为中国的发展做一滴水的作用,我们也没有特别期望,我们一定要有什么样的成就,这个是需要我们播出完了之后,用观众的声音给我们做答案。但是我们至少是很真诚的,努力的去完成这样一个项目。
赵良:我必须补充一点,学习型不是说导演本身就爱看这些书,这些书其实挺难懂的。但是我们的总导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他起了很大的作用,他用他的方式,他用他很真诚的一种方式在给我们讲,我觉得最初我看下这些书应该是被他的真诚和他要做这个片子的决心所打动,因为这些片子是很难懂的,我们看这些书打心里说这是一个任务,这不是你看一本小说,你躺在那儿看是这样的。当你进入到这个里边去的时候,进入到金融的书籍里的时候,你就发现,这不是满眼都是钱包。这里边其实是很晦涩难懂的,最主要的是我们要做的东西,我们进入了一个金融的海洋,我们必须要把金融的海洋从这之中提炼出来,把这些水能够在45分钟之内装进去,这是我们要做的。我们不是没有东西,它的东西太多。这个其实难度是很大的。刚才周叶说的是一样的,这里边凝聚了总导演,凝聚了一些专家团队和一些导演甚至还有其他的创作人员的一些力量。
 

金融纪录片《华尔街》导演聊拍摄幕后故事


大型纪录片《华尔街》导演赵良
主持人:对于你来说,从一位Discovery导演到转变拍摄这样一部金融纪录片,对您来说,您多长时间可以投入进去,可以有清晰的思路,把金融的脉络展现给观众。
赵良:其实最主要的是我要怎么去结合,这是我要考虑的问题。因为《探索》频道非常讲究影片的故事,他这种故事既有里面的故事还有故事感。你怎么把它拍得有节奏,有故事感。金融的片子是非常讲究思想性,你如何结合它,如果论述得东西太多了,自然占的故事的篇幅多,故事太长了自然就会影响到理论的东西。结合到最好的点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在考虑这样的一些问题。
我觉得这一次非常好的一点,在这个过程中包括总导演,他都有一个非常明晰的态度,这一点是非常好的。作为我们来说,做的时候方向是非常明确的。
主持人:回到刚才我们的主题是怎么样选出来的?为什么决定要拍《华尔街》的片子呢?是因为金融危机的爆发吗?
周叶:这应该算是一个巧合,是我们总导演报这个选题的时候正好发生了08年的金融危机,大家其实都没有想到,很多人也会问我们,你们是不是冲着金融危机去的,但是我们的回答,很肯定的说,我们不是冲着金融危机去的,只不过在那样的一个时机。
申岩:我们总导演李成才前一段参与过一直热播的纪录片《大国崛起》,而且他个人负责美国这两期,他个人对美国的地理,对美国的经济钻研得很深,他做这两集的时候他发现篇幅有限,真正要表达的,而且对国内,对中国有借鉴意义或者说是可以给中国看一看的东西没有充分的空间。然后他就萌生了这样的想法,说怎么来介绍世界金融史,怎么来介绍华尔街,大概在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就已经在台里立项了,立项没多久,恰巧金融危机爆发,这是我们真正的顺序。两年多的时间,我们通过剧组们的努力,通过专家们的帮助,我们把这样的一个片子呈现在大家面前。
主持人:这个片子呈现了华尔街的纪实,你们在境外采访也会采访到境外知名领域的知名的一些金融人士,拍到了很多珍贵的场景。对你们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赵良:其实拍摄这些难度是蛮大的。我们看了以前的片子的时候,更多的出去之后都是拍雕塑、博物馆、档案馆这些资料的。那些东西都是一些固定的,你什么时间都可以去拍。如果说你拍你鲜活的东西,鲜活的人物,都是一些小人物去拍摄。现在很多的片子我们都在说华尔街的风暴,华尔街的人到底他们现在在干什么,他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他们的内心世界是怎么样的。我们怎么去拍摄,我们怎么去捕捉。这个不是在隔海,隔着大洋彼岸这些东西我们都能了解到的,我们只能到现场能够捕捉到。
我印象很深的是我到了华尔街的时候,我带着我的团队去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堵墙,华尔街的名字就是以墙命名的,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墙,纽交所我们可以进去,但是其他的林林总总的那些小公司,那些上班的人流跟我们就是隔着一道墙,我们怎么突破这道墙。我们说我们在纽交所的门口抱起肩膀来怒视着前方,勇闯华尔街,要打破它,怎么进去。最后我们从一个健身房,当时我进去之后,我知道只有三个地方可以进去,一个是教堂,一个是健身房,一个是牛仔裤店。最后我说我们要从健身房突破它,因为这些人大多数健身的都是华尔街上的交易员这些人物,最后我们的国际制片联系到了健身房,最后我们到了里面选择了一个最优秀的交易员,通过他我们进去之后拍摄了这个公司,我们真正进入到华尔街。通过这个公司我们一直延续着往下走,我们把非常多的,在金融危机之后,有些公司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想什么这样的一些公司拍摄下来。这一点我必须要感谢我的团队,他们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

主持人:为什么是采取这种方式,去健身房堵他们,而不是先跟他们联系好,请他们接受采访?

赵良:有很多可以接受采访的,我们这边也有很多的信息是可以接受采访的,我们想找到真正的华尔街的人,我们想捕捉到真实的原态的他们这些人在做什么想什么,我们不需要报道的人再拿过来深化再去做。我们呈现给观众的是观众以前没有看到过的,这是第一次的,你能看到华尔街的人的内心世界。这里边我们做了大量的选择。这里边又有机遇,你选择他非常好。大多数的时间你从20、30个人中你选择出一个公司,一个人来。

主持人:从中国人的眼睛里看华尔街,由于文化和理念的不一致,我们真的能够去捕捉到华尔街的真谛吗?

赵良:我们都在说华尔街金融风暴,但是真正在风暴眼中的人他是非常平静的。华尔街是贪婪狡诈的,但是你从某一个个体来看的话,他是非常敬业的,他是很执着的,他们这些人对钱就是数字,他们的工作使命就是要把这个数字无限的扩大,他们干的事件。你能看到他们的热情,对这项事业的热情。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你可以说他是一个贪婪,我们做华尔街的片子,我们到了最后或者是在这之间的时候,几天几夜不睡觉做这个片子,我也可以把它说成是一种贪婪,我们对这个片子的一种贪婪,我们想把它做到最好,他们也是一种贪婪,也是想把这个片子做到最好。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

第二点是他们的创新,有很多东西他们敢去想,大家可能都想着做巴菲特,中国的股民都想。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真的去做了,他们有一个非常大的梦想,他们认为我要统领全球的中小的投资者,有人说我要改变华尔街的市场,但是他真的尝试,真的这样去做,你不要管他到底未来20年成功不成功,他认为,他可能就会成为20、30年以后的华尔街的主宰者,这一点非常好。

主持人:我看到刚才申导想要补充。

申岩:话说回来,我们涉及到纪录片制作的一个命题,纪录片的工业化和艺术创作的追求,这样的安排上我们的选择。其实我们这次纪录片,尤其是我们在境外拍摄这一部分,赵导和周导在这方面都深有体会。我们在前期就已经请了非常国际化的制片团队。您刚才提到的我们之前约好的行程单,包括国际制片在境内跟我们沟通和在境外实施的时候都是非常缜密的,但是在工业化的流程上,我们还是希望真正深入华尔街,真正了解华尔街的个性,所以我们就会有一些行程单之外的机遇。我们其实在纽交所这样一个课题上我们在行程单上做了很大的工作,大家众所周知,纽交所是需要花钱买席位的,但是我们中央电视台没有席位,我们最强的时候,我们有三支团队在纽交所不同的位置在拍摄,这可能是其他很多包括境外媒体的朋友们都很羡慕的。我们还采到了很多有灵魂的东西。可能大家习惯性的看纪录片,就像赵导刚才讲的,我们说到历史故事的时候,我们是希望通过我们缜密的国际制片体系,的确这次对我们《华尔街》帮助特别大。在缜密的制片体系之后我们再追求灵魂性的东西,非常有艺术创造性。

主持人:什么是有灵魂性的东西。

申岩:真正通过我们的思考,通过专家给我们的这些东西,通过导演的个人学习,通过团队的经验积累,我们寻求到《华尔街》这个片子究竟要表达的那些东西。

主持人:能不能给我们网友们举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可以用剧情里的一些情节举例子。

赵良:不是说纪录片就是一个工业化的完全的生产零件。原来我拍纪录片的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害怕变化又期待着变化。就是我们之间会定一个非常缜密的行程,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期待着它的变化。有的时候它变化了,你会觉得怎么办,我会出现这种问题。但是恰恰这种变化,你有的时候想象的永远不如现实中发生的精彩,这是一个。

导演需要的就是你在现场捕捉它,这是纪录片的魅力,这是我最喜欢做纪录片的一点。第二点,我们这次做,其实是我们在自我加压,我们和周叶和申岩商量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把它拍成雕塑或者是空镜,我们一样可以表现这种思想,表现这种想法,但是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自己选择了一个给自己带来难度的。因为我们要表现的是现代人看的历史,我们表现的历史不仅是教科书这样的事实依据一九几几年发生的历史,我们想让现代的人看到当时人的状态,这种状态你是没法儿靠空镜,靠雕塑还原的,我们可以利用现代人的状态,让人感受到当时人的状态。

历史只是枯燥,其实历史的东西,结果都定下来了,大家都知道,唯一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是让人看懂当时人的状态,这些状态是我们通过大量的看书,大量的通过专家的采访,了解到当时人的状态之后,我说我们用我们的方式把它表现出来,还原出来。我拍摄了最早的一个股份制公司诞生了第一只股票,这只股票诞生之后,可以远洋到了亚洲,船员在第一次出海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们成功了,他们成功的通过第一只股票得到了融资之后,当时船长走的时候那种心态,我们就用了阿姆斯特丹大学的一个毕业生,他的心态,他同样在毕业的时候,他怀揣着船员组的梦想,把当时的心态展现出来。我们想让观众看到的不仅是还原他的历史,不仅看到当时的思想是什么,我们还要让观众看到当时人的状态。

周叶:活生生的一些人物故事。

主持人:周导是不是也能给我们举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周叶:我自己负责这三集,一个是硅谷,一个是投资,再一个是危机,这三集更多的是与现实世界发生关联的,那就必须要求我在这几集里能够寻找到活生生的人物。在“投资”这一集里,我们拍到了一个女性,她是第一个在纽交所获得席位的女性,我们原来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这也是我们在美国进行拍摄的时候,是我们另外一个组在金融博物馆看到了这个女性的照片,当时他们介绍的时候,在说这个女性现在还活着,今年已经将近80岁了。所以我们临时改变了我们的行程。在我们整体行程单的过程当中我们经常会发生这样的改变。比如说可能曾经选好的一个拍摄任务,后来觉得可能不合适或者是他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我们就要进行这样的调整。这个可能是真正考量一个纪录片导演他带领团队的能力,包括他背后的制片体系的能力。

我想这个东西是真正我们在美国这个过程中才能够去体现的这样一个东西。后来我们联系到了他进行拍摄,甚至拍到了除了工作之外的一些他的个人生活。我想对于一般的财经类的这种片子来说,其实能够拍到无论是金融大亨,还是华尔街的这些人,能够拍摄他们的采访就已经很不容易,在这十集里更多的展现他们更多的除了采访,更多的他们的真实生活。

主持人:这些都不是计划内的?

周叶:不是计划内的,在现场,导演、制片,包括我们和北京这边的总导演进行电话沟通来临时做的一些决定。我想这可能正是纪录片的魅力所在。

主持人:我们在采访过程中会不会感觉到中国的金融市场和华尔街的金融市场有什么样的差别在里头?

申岩:我相信刚才两位导演也在说,每一个导演在跟我们曾经制订非常严格的工业化流程的时候,他们心里肯定是这样想,我们毕竟是站在当下的点上,探寻的是美国的金融历史或者是世界的金融历史,我们更重要表达目的是我们要瞭望未来,这个未来是世界金融史的未来,也是我们中国的未来。这种核心的思想会影响我们,比如说包括现场变更行程单,包括我们在制片的时候要寻求中国的金融体系还有美国的金融体系之间的一些差距。但是我们一直秉承着这样一个想法。我们在叙述整个片子的时候力图用理性的,温和的方式表达明确的观点。这个明确的观点可能对我们在努力的方向,对未来中国的经济建设是有点滴贡献的方向在使劲了。

您刚才说到中国和美国的不同肯定是存在的。

赵良:我们都是分级的导演,我们可能了解的领域,看的书了解的情况大多数都是和这个有关系的,可能他的投资我就不是太了解了。我只能从我做的这两集里面我做一个解答,我其中做了一集是世界金融中心的转移。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再到伦敦都有一个规律,他们都是和当地的贸易、商业甚至工业,经济有紧密关联的。它这个地方形成了一个贸易的中心,自然这个地方就形成一个金融的中心,金融的中心又促成了他们贸易的发展。每一个阶段的过程中,都是有这样的一个特点。现在中国也是贸易非常强盛的国家,经济非常强盛的国家,我相信中国将来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在金融市场也是这样的。

周叶:我们专门有一集是在讲这个事情,是第十集,应该是在10月1号播,这一集专门来讲。

申岩:这就是剧透。(笑)我们剧透的主要目标是中国,刚才你也说中国的金融历史,其实我们特别不想让我们的片子仅仅成为一个世界金融史的普及知识版本,因为我们的目标毕竟是要掌握中国的未来,我们在第十集将剧透“资本之河”,包括我们中国第一只股票,第一只华商团队,包括中国的金融中心,很多详细内容都在第十集体现。

主持人:未来中国和中国金融市场能从《华尔街》这部片子得到什么?刚才各位说到“一滴水”的责任,你们是不是把自己的思维融入这里面,想给很多的观众,管理层,监管者,让很多的网友看到什么?

赵良:我还是从我这两集里面说,我们能够看到华尔街,比如说他的科技,他可能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了,我是经过采访,他的未来可能是什么样的走势,包括他聚拢资金的方式,他如何危机处理了之后,他如何去面对未来。我觉得这是任何的一个资本市场都是可以借鉴的,因为这个地方出事出得多,这些东西是可以借鉴的。具体哪些东西是需要中国资本市场借鉴的,这个东西我觉得可能根据不同的需求自我选择。我觉得是要把一个真实的华尔街给大家展现出来。

周叶:它的问题和它曾经面临的一些问题展现出来。

申岩:华尔街是光明又黑暗的,这是我们始终在努力展现的主题,它不止有展览,它还有创造,这是我们在努力的方向。所以我们给大家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个爱恨纠缠的地方。我们希望跟我们的观众看到的是我们对这样一个事实的阐述,而不是一边倒的批判或者是一边倒的赞扬,我们没有。

赵良:片子里面其中有一句话,不管是爱,是恨,是好,是坏,你不得不面临这是一个存在,确实你需要它,这个社会。

主持人:丑闻也是我们在谈及《华尔街》以来比较大的一个点,也是大家对它的一个诟病。其中周导,您看在这里边有哪些可以让我们借鉴的地方。

周叶:其实当我们比如看到华尔街的危机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正确的看待它,我觉得这是第一点是必须要做到,而不是直接上来就不了解任何情况的情况下就去批判或者是怎么样。首先我觉得我们要正确的面对它,这个危机是怎么来的,因为什么而起的。危机的原因是什么。我觉得这是首先要搞清楚的,而不是说危机一来,我们马上就觉得恐慌或者是觉得利马就去批判。我觉得批判当然是后面的事情,当然首先是要去寻找危机爆发的原因。同时我想在我们的片子里,其实它永远呈现的是两面性,危机的爆发以及真正的华尔街是如何面对危机,我想在我们片子中,大部分篇幅可能不是去指责它,而是当金融危机已经发生了,既然这个事情已经这样了,那我们怎么去面对它,怎么去做。其实真正在我采访的这些无论是华尔街人,还是美国人,他们其实对金融危机的看法其实有些是超乎我的想象的,他们有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特别的一种镇定。我想可能这个更多的是中国人应该去借鉴的一种方式,因为美国华尔街经历过非常多的危机,可能跟中国的背景是不一样的,实际上这儿华尔街人,包括美国人他们面对危机的时候,他们可能更多的是从如何去拯救,无论是政府还是个人,还是每一个机构都要去想怎么去拯救这个办法。

我想可能这些东西是我们在希望《华尔街》这个片子可以带给中国人思考的,思辨的一些东西。当然其他的还有,我想可能就是政府的监管包括其他这些方面。因为人的贪婪,可能从道德上来约束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如果是理性的去想也许都会这么想。但是实际上人性的贪婪更多的是法制的约束。

主持人:这个片子从头到尾拍了两年的时间,我们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投入了那么多的精力,从我们自己投入那么多精力,也请了很多的专家、顾问,背后做了很多很多这样的工作。那你觉得两年的时间里,再请大家总结一下,您这在两年的时间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赵良:作为一个纪录片的导演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个片子,你完成了这个片子。从我个人的收获来说,我觉得很大的。我终于明白了,因为昨天的时候一个朋友说我,他看了片子之后,我说你觉得能看懂吗?他说很好,他不认为这是一个金融的片子,他认为这完全是一个和社会有关系的片子。不是一个完全的经济的片子,金融的片子,他认为就是一个社会题材的片子。

主持人:他认为对他很有用。

赵良:我现在看了之后我就有这样的一个感受,经济已经和当今的世界的各个角落,各个方面都已经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其实是这样的,你作为一个纪录片的导演,你必须得懂经济。这一次两年了,我觉得最起码是给我一个非常好的经济方面的培训。

周叶:作为我们这个片子其实它面对的是广大的观众,其实从我们的角度来说,首先我们不认为我们这是一个曲高和寡的东西,不是大多数人看不懂的东西。在这一点上,因为很多观众反馈他们觉得这个片子其实离他们非常近,我觉得这是我们实现的非常好的一点。也是终于觉得心放下来了,因为之前一直做这个片子的时候一直担心大家觉得生涩,但是至少在现在播的这几集里,大家反馈起来觉得理解起来并没有什么太难的。这就是我们实现了我们当初的愿望,这一点上是非常可贵的。

申岩:《华尔街》这个片子的总导演李成才在刚刚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就给我们下了一个很硬性的指标,我们做出来的片子一定是给决策者以依据,给金融从业者以借鉴,给普通观众以启示。我们现在已经播出了一半了,通过我们的播出,我们了解到反馈,我相信我们已经通过这些努力已经完成了总导演对我们的要求,而且我们这个片子的确体现了这一点。我们有一个顾问团的成员曾经对我们说,中国现在正是一个金融转型的时候,老百姓可能跟金融完全从不沾边的这种想法到现在关心金融,到希望了解金融,我们做到了科普,也做到了为专业人士提供依据。

主持人:我非常感谢三位导演今天光临演播间跟我们说了《华尔街》拍摄的幕后故事,我也从三位导演身上感觉到了一种骄傲和自豪,非常感谢你们,最后再跟我们的网友们打个招呼。

赵良:非常感谢大家听了我们45分钟的时间,感谢腾讯的网友。

周叶:谢谢腾讯网的网友,谢谢大家收看《华尔街》。

申岩:谢谢腾讯的网友,谢谢大家关注我们已经播出的部分,希望大家接着关注我们正在播出和马上要播出的下面的部分。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下期节目再见!

相关热词搜索:华尔街 纪录片 导演

上一篇:陈志武:美元贬值将是通胀重要推手
下一篇:杨大筠:中国企业需要10-15年树立品牌形象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底部